蜜柚直播testflight下载

未分类 0 comments

听了男子介绍,一女子惊呼,“梅比斯银行都派人来了?”。

“听说是为了原宝真解,一个叫邓普的解语者想在万千城卖掉原宝真解,这些人都是为此而来”旁边男子沉声道。

“城主召开琼林宴就是想警告这些人不得在城内动手,否则如此多强者,足以把我们万千城毁了”有一人道。

“记得曾经也有内宇宙高手来到万千城找麻烦,都是城主召开琼林宴,化解了危机,希望这次也不例外”女子担忧。

“没想到堂堂解语者研究会居然落魄如此,连原宝真解都被人觊觎,当初内外宇宙连通,就算原宝真解丢失,谁又敢明目张胆的抢”二楼,有人议论。

“世道变了,听说东一片疆域被一个叫陆隐的小家伙压服,那个小家伙不过探索境”有人嗤笑。

“还不是有荣耀殿堂支持,那个陆隐有十一点荣耀点,没人敢杀他,杀了他,就会受到荣耀殿堂的追杀”。

“不能这么说,荣耀殿堂又不是保姆,别人不杀他,总有办法困住他吧!此人能组建东疆联盟是有手段和能力的,而且内外宇宙隔绝,荣耀殿堂的影响力已经降低了很多”。

“不错,连宙盾都服软了”。

“宙盾是怕了老烟鬼,这个陆隐就是运气好,等着看吧,中一片疆域不会放过他”。

“此次琼林宴,主角不会是他,而是那些启蒙境强者,希望不会发生大战”。

复古软妹子唯美温馨私房

陆隐嘴角含笑,喝着酒。

角落处,同样有人议论,“解语者研究会被袭击,听说梅比斯银行前段时间也被袭击,外宇宙是越来越乱了,还是咱们万千城安全”。

“你能在万千城待多久,还不是要离开,这里再好也不是家”。

“诶”。

四周的议论声尽数传入耳中,这些人都有一定的金钱地位,却同样担忧宇宙大乱,那么普通人呢?那些寻常修炼者呢?当今外宇宙已经有了大乱的征兆,自己,就是征兆之一吧,维容也是。

刚想到维容,维容出现在了临江酒楼外,恰好与陆隐对视。

维容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陆隐。

这座临江酒楼经常宣传曾接待过白夜族族长帝江夜王,陆隐与白夜族的关系是个人都知道,他居然还来。

很快,维容登上三楼,很自然的与陆隐坐在一起,而他身边,跟着蝶影族少族长安琪。

“陆兄还挺悠闲,不怕邓普被别人捷足先登?”维容笑道。

陆隐笑了笑,给维容和安琪倒了杯酒,“无所谓,该是我的跑不掉,不是我的,求不来”。

“说得好,敬陆兄一杯”维容举起酒杯。

陆隐同样举起酒杯,与维容干了。

上次真宇星见面,两人聊得很投机,虽然是敌人,但却比朋友聊得更畅快,都是聪明人,说话婉转,互相试探,却又不会尴尬,都在蛛丝马迹中寻找对方的信息与弱点。

“陆兄与宙盾一战,让人佩服”维容开口。

陆隐淡笑,“如果换做维兄,可能会解决的更容易,我还要多谢维兄没有给陆某添麻烦”。

“我也想,可惜鞭长莫及,宙盾越来越霸道,居然敢公然刺杀陆兄,连荣耀殿堂都不在乎,维某可没本事插手他们的行动”维容感慨道。

陆隐目光一闪,“其实陆某也很奇怪,宙盾敢公然刺杀我,究竟是认为陆某不会死,单纯的想警告一番,还是另有高人指点,以此试探荣耀殿堂?”。

这个可能陆隐在与宙盾全面开战前就想过了,当初他怀疑是维容,想借宙盾试探荣耀殿堂在外宇宙还有多强的力量,但很快否定,不管荣耀殿堂有多少底蕴,若华长老的存在所有人都知道,宙盾如果没有匹敌若华长老的强者,绝不敢随意试探。

宙盾不傻,即便维容想试探荣耀殿堂,宙盾也不会任由他胡作非为,所以这个猜测一直被藏在心底,始终认为当初宙盾的刺杀一来是确定他不会死,毕竟是杀过启蒙境强者的人,二来,也是警告,毕竟只要不死,荣耀殿堂不可能插手。

今日见到维容,不知道为什么,陆隐突然把这个隐藏在心底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维容目光一闪,“陆兄不会怀疑是我让宙盾出手的吧”。

“当然不会,维兄不是那么鲁莽的人,之前偷袭太原星,也是因为基尔洛夫会长不在,维兄即便想点燃外宇宙反抗这些庞然大物的火种,也不会选择荣耀殿堂,荣耀殿堂只会是最后的选择”陆隐道。

维容点头,“不错,荣耀殿堂掌管人类星域,底蕴深不可测,若华长老的存在在维某看来只是表面的,很有可能还隐藏更恐怖的强者,除非当初巨兽星域真的入侵了外宇宙,或者出现无法抵抗的强者,否则那种底蕴不会出现,维某暂时不打算试探荣耀殿堂,没那么傻”。

“那维兄觉得陆某的猜测有没有可能?”陆隐看着维容问道,这个问题,他没问过其他人,也就维容等少数几人够资格。

维容奇怪,“陆兄已经成为宙盾第二管理层的一员,肯定与星狐谈判过,没问吗?”。

“维兄觉得星狐会说吗?”陆隐失笑。

维容举起酒杯,凝视杯中酒,随后又看向滚滚江水,“外宇宙形势如同江水,无法逆转,你我看到的只是表面,如果真如陆兄猜测的那般,有人借宙盾之手试探荣耀殿堂,那么,那个人绝非你我可以匹敌”。

陆隐沉思,他想起了枯伟,七字王庭枯家肯定有人在外宇宙,也想起了黑无神,黑暗三巨头与荣耀殿堂敌对,他们试探荣耀殿堂合情合理。

不过这也只是个猜测,宙盾当初真的有可能只是警告。

“对了陆兄,维某有个问题想请教”维容放下酒杯看向陆隐,“太摩殿会不会加入东疆联盟?”。

安琪目光一变,紧盯着陆隐。

太摩殿可是外宇宙不可招惹的三大势力之一,一旦加入东疆联盟,他们想抗衡必须拉拢万千城和暗凰族了。

陆隐苦恼,“很难,不过也不是不可能,只要东疆联盟涵盖二十片疆域,太摩殿就会加入”。

维容惊叹,“陆兄居然连太摩殿都能说服,佩服”。

“可惜东一片疆域加起来都不足二十,还要在中一片疆域想办法,到时候还请维兄手下留情了”陆隐笑道。

维容大笑,“不可能,维某绝不会让陆兄你得逞的,否则外宇宙尽在陆兄掌控之中了”。

“那我们拭目以待,陆某很有自信”陆隐笑道。

“维某也很有自信,哈哈”维容笑道。

“维兄这么自信,看来中一片疆域联盟很顺利了?”陆隐笑道。

“比较麻烦,那些老古董对你太不了解,维某只能尽可能抹黑陆兄你的名声让他们警惕,想联盟还需要一段时间”维容苦恼道。

“很正常,否则当初早有人组建联盟了,维兄还要努力啊,当然,陆某不会让你这么轻松的”陆隐笑道。

维容举起酒杯,“陆兄想将东疆联盟完全掌控,维某也不会让你这么轻松,干杯”。

“干杯”。

安琪无语的看着两人,这是什么意思?彼此的秘密就这么大方的说出来了?一点都不隐藏?彼此针锋相对,看上去却像好朋友,这种怪异让安琪无法理解。

正常情况下两人不是应该互相渗透,互相获取情报,互相搞破坏,互相嘲讽吗?怎么这两人这么古怪?

“全都给小爷出去,小爷今天要包场”嚣张的声音传出,众人看向楼下,一众年轻人涌入,引得酒楼老板都出来了,不停地弯腰说着什么。

维容诧异,“居然是他,竹三,竹家的继承人”。

陆隐看去,竹家可是万千城仅次于琼家的存在,竹三这个名字他听过,据说为人嚣张,但却不算太坏,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。

“三爷,今天客人比较多,实在不好包场,您行行好,包间可以吗?”酒楼老板不停赔罪。

竹三昂首,“行,不过本少爷要那个包间”。

酒楼老板脸色一变,“这个,这个”。

竹三眼睛一瞪,“内外宇宙都隔绝两年多了,你还想拍白夜族马屁,就那个包间,必须的”。

酒楼老板叹口气,“好吧,三爷里面请”。

竹三刚要进去,两个人从他前面走过,径直向二楼走去。

竹三怒了,他身后一群年轻人也都怒了,居然敢走在他们前面,“你们俩,站住”。

面前,两个人转身面朝竹三,都是男子,一个人双目细长,皮肤雪白,样貌俊朗,是个中年人,另一个样貌普通,神色低沉,是个年轻人。

“你们俩没看到本少爷吗?敢走在本少爷前面,活的不耐烦了”竹三怒喝。

那个神色低沉的年轻人皱眉,“没看到”。

旁边,俊朗的中年人淡笑,“小兄弟,得罪了,那你先请”。

竹三不爽,“小爷走不走不是你说了算的”。

“你到底走不走?”面色低沉的年轻人不耐烦道。

竹三怪叫,“小爷还没不耐烦,你个土鸡瓦狗还敢不耐烦了,兄弟们,看来这万千城混进来不少眼瞎的,给小爷揍他们”。

身后一群年轻人抡着桌椅就咂向那两人。

头像

Author admin